E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丛林法则(穿越)在线阅读 - 2 第 2 章

2 第 2 章

        天上聚着几朵云,月色隐没。

        江言视野之内全是盲区,他已经无法维持理智判断往哪处方向跑,只能依靠求生的本能四处急奔,似乎只要没停下,那些藏在丛林里的东西就不会追上自己。

        他先是陷入脚下松软带着腐朽味道的泥土,使劲拔出,头也不回地朝黑不见底的前头跑。

        似乎有东西往脸上飞着撞过来,江言抬手一抓使劲甩开,虎口立刻蔓延开阵阵刺痛,旋即引起一片火辣。

        周围尖利的草刺和枯枝树干刮得两条腿生疼,裤子和衣服裂开的布料贴在皮肉上,淡淡的血腥与汗息随着风飘散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引起许多骚动。

        江言嗓子眼绷紧,直觉和周围的响动告诉他,有数不清的东西正在追着他。

        江言觉得自己就要死了,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杳无人迹的密林,或许被野兽咬死之后,再睁眼,会不会回到c市,回到家里?

        抱着荒诞可笑的念头,江言悲哀地望着头顶渐渐散开的浓云,嘴角浮起轻嘲的弧度。

        依旧毫无目的地朝前方跑,恍若无觉地闯入一片似乎被深渊晦暗笼罩的禁地。

        直至四周骚乱的动静渐渐消失,死寂得只余下风声从林间穿过的挲挲微响,死静,一丝一毫虫鸣的杂声都没有。

        江言扶着树干大口喘/气,另一只手放在身前抵着快要爆炸的胸/口。

        他努力平缓剧烈不稳的气息,汗水从秀挺的鼻翼滚滚滴落,打在脚下的枯叶,发出细微的声响。

        迎面袭来几缕清风,缓解少许江言身上的燥热。

        他抬起胳膊擦了擦发边的汗,耳旁再也听不到周围传来的鸟兽虫鸣,微微定神。

        不过须臾,随之而来的是另外一份疑惑和恐惧。

        从白天经过的地方推算,无论走到哪里,鸟兽的动静总是如影随形,怎么可能会那么安静?

        安静到……连风吹起枯叶落下的轻微声响都清晰可闻。

        江言立刻提起警觉,浑身僵硬地伫立在原地观察四周。

        云层逐渐拨开,现出月色。

        江言凭借月色,勉强把周遭环境看出大致的轮廓。

        这片区域似乎无比宽阔,占据比较高的位置,竟然不见一丝杂草生长。

        他拖起沉重的双腿迈开步子,小心翼翼沿很小的范围走动,仍然没有招来其他野兽的觊觎。

        紧绷了一天的心如同松开的弦,江言的精神和体力已经达到极限,甫一放松下来,全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再提不上半分劲。

        他随处扫视,找了块看起来最光洁的地方坐下,喘着气正准备从书包摸出剩下的一点水喝了,动作微顿,下意识屏息凝神,眉心滚落汗水。

        风一吹,手脚立刻冰凉。

        他停止自己的呼吸后,耳旁隐有另一道气息,仔细辨认,绝对不是风声。

        极有可能是某种野兽的声音。

        江言心脏骤然加快,竭力撑起将近虚脱的身体,正当他抬腿要跑,在他脚底,整片大地都在震动。

        那听起来极为恐怖低沉的声音,就……来自他的脚下。

        陡然升高的位置和变化的角度使得江言翻滚摔跤,他心想他真的要死了,本以为躲进了一片暂时安全可以栖身的地方,哪想……却是踩进了人家的地盘?!

        天与地都在震动,无数碎石和叶子伴随这阵动静簌簌飘落,仿佛连拂照而来的月光一并颠倒扭转。

        可想而知,这只野兽的体积有多么巨大,才会引出这样剧烈的动静。

        人在骤然而起的惊恐下完全丧失思考的能力,江言头脑陷入空白,嗓子堵塞,半点叫声都发不出。

        紧接着,他浑身袭上明显的剧痛,脖子仿佛缠了一条寒冷的利刃,利刃稍微收紧,他无力地抖了抖双腿,近乎濒死。

        忽有冰凉的气息拂面,江言努力睁大渐渐涣散失焦的瞳孔,清冷月色中,一双幽浅泛着微光,又宛若宝石的兽瞳冷漠地看着自己。

        ******

        秋月泠泠,一条通体漆黑,长约四丈有余的巨蟒盘卧,墨色蛇麟好似漫无尽头的流光黑缎,兽瞳冷漠,却又分明能从那双兽眼中窥出少许慵懒。

        它探起蛇尾,用尖端拨弄毫无知觉躺在石块上的奇怪物种。

        从石块这头拨向另外一头,尾巴尖抬起奇怪物种的脚,触觉柔软,就是脏兮兮的。

        它还记得这个小东西即将被自己吞掉前的目光,纯净又恐惧,叫它一下子打消吞吃对方的念头。

        何况,这小东西实在很小,连给自己塞牙缝都不够。

        蛇瞳转向奇怪物种的那两条腿,尾尖卷起,又戳了戳,沿着细嫩的肌肤,戳到某处时忽然停下。

        它眼神里闪烁着琢磨不定的光,再次把昏迷不醒的奇怪物种反复翻开了打量,企图让对方醒来。

        **

        江言陷入沉沉的噩梦里,身下仿佛有刀尖化成的海水,将他反复割刺,疼得厉害。

        他痛得连惊呼的力气都没有,疲惫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浅色兽瞳。

        江言一口气差点堵在嘴边把自己呛死,定睛望去,正是濒死前见到的那双眼睛。

        他瞳孔未动,余光颤抖下滑,只见月光中那一道仿佛没有尽头的墨色银光粼粼闪动,就像一座山峦。

        ……这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

        江言动了动唇,声音嘶哑,只能发生急促的闷哼。

        喉管犹如烈火灼烧,动一下就牵扯出剧烈的痛楚。

        巨蟒注视着奇怪物种满脸扭曲的神态,尾尖贴在那柔嫩无比的脸庞扫了扫,直把小东西扫得东倒西歪,没有半分挣扎的余地。

        江言身躯僵硬,痛而无力,闭起双眼,默默等死。

        他目前的处境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巨蟒吞了,二是冷死。

        随着大量的体力消耗,他浑身抽不出半分气力,生命似乎正在迅速流逝。

        而且丛林浸入黑夜后温度降得太快了,他的唇齿间透出一股寒气。

        江言跑了一天,争取过活命的机会,落得这样的结果并不气馁。

        静静等待死亡的过程,脸颊一痒,极具压迫感的气息使得江言不得不掀开眼皮。

        蛇瞳映入眼帘,如此巨大的蟒蛇近距离呈现在面前,不免令人颤抖。

        “嘶。”

        蛇信子往他脸颊扫了扫,没有如江言所料的那样张开血盆大口吞他,甚至……

        他或许出现幻觉,竟从巨蟒冷漠的眼瞳里看出“对他有兴趣”的情绪来。

        “……”

        这是一条蟒蛇,物种有别,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情绪?

        晃了晃脑袋,迫于巨蟒的压迫感太强烈,江言抬起软软垂在一侧的胳膊,将书包拉到身前遮挡。

        此举聊胜于无,却使得他莫名有了微弱的安全感。

        他垂下脑袋,汗湿的发贴紧脸颊两侧,等巨蟒的回应。

        蟒蛇没有吃自己……

        下一刻,江言腾空而起,他压抑惊呼,身子被长长的蛇尾卷起,高跃的视野使得他直观到野兽的庞大,肺腑胸腔险些被挤压破裂。

        周遭以摧枯拉朽之势倒退,巨蟒如往常的一次回巢行动,于江言而言,堪比惊天动地的历险。

        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于内脏破裂或窒息时,巨蟒停下,长尾一盘,江言顺势昏昏沉沉地滚了下去。

        “唔……”

        忍不住痛呼,江言无力眨眼,正对着头顶上空,疏浅的月色从洞顶的口子泄下,几颗零散的星子淡淡闪烁,看起来似要迎来新的一天。

        江言渐渐合眼,完全顾不上自己被巨蟒带到哪里,他累极了,不剩一丝精力再去思考。

        巨蟒盘在石柱边,见脆弱的小东西又昏了过去,尾端延展,直到停在江言腿侧,卷起他两只纤细的足踝,嫌裹在外层的障碍扫兴,尖端勾扯两下,江言的裤子瞬间碎成两片。

        覆盖鳞片的长尾自小东西光滑的两条腿绕了绕,而后滑动,瞳光闪烁。

        蛇瞳缩了缩,收回长尾,卧在柱边假寐。

        *****

        江言是被冷醒的。

        虽是初秋,可丛林的气温比他待过的任何地方都要冷。

        暖融的日光从石洞顶端的口子透入,光束恰好落在趴在石块上昏睡的江言身上。

        他打着哆嗦恢复神志,双眼突然触及光线,眩晕直涌,连忙重新闭目。

        江言因为寒冷下意识环起膝盖,一环才发现裤子不翼而飞,腿青青红红的一片,有冻得肌肤发青发紫的,有石头划破的,还有被虫子咬伤的。

        索性石洞里气温低,否则按照身上遍布的咬痕来看,天气热的话这会儿伤口周围估计早就肿起大片,又疼又痒。

        江言发现自己的书包落在石块底下,弯腰拾起,拿出里面唯一一条剩下的长裤穿好。

        瓶子里的水仅剩一点,他抿了两口,唇角起皮干裂,不过一天,他就几乎没了个完整的人样。

        环顾宽敞阴蔽的石洞,除了光秃秃的石头枯枝,看不见第二样东西,包括昨天要吃了自己的那条巨蟒。

        江言仔细打量地面拖滑的痕迹,这里……是那条蟒蛇的巢穴么?

        它为什么把他带回来扔了一晚上,而不是吃掉?

        想起昨夜看到的蟒,江言艰难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迈出几步,像是听到什么,猛地抬头,又因眩晕跌了回去。

        江言额头滚烫,不知几时回来的巨蟒用蛇尾卷起他,仿佛被他身上的热度吸引,缠紧了,江言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巨蟒嫌江言身上的障碍扫兴。

        江言浑浑噩噩地从这条巨蟒眼瞳里看出不悦,苦涩地垂眸,哑声开口:“别再弄坏我的衣服,否则我活不过今晚,要不然你就把我吃了吧。”

        没指望巨蟒能听明白,而眼前恐怖的巨物忽然停止了破坏的动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