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丛林法则(穿越)在线阅读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江言把打满水的瓶子带回山洞,顺便把换下来的脏破衣服带去溪边洗,赶在日落之前把洗好的衣服晾在洞口前通风的一块平台上。

        这个平台通风又宽敞,而且阳光可以直落下来,适合做晾晒的场地,假如他真的无法离开,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做几个木架专门在平台晒东西。

        忙完一阵,江言直起腰还没站稳,蓦然眼前一黑,连忙扶住石壁,缓和状态。

        他体能消耗太大,又生了病,唯有在清醒时吃了几个果子,尽管糖分得到补充,但凭着果实不能饱腹,忙不过一会儿就几乎消耗殆尽。

        橘黄的一点落日从西面的山群彻底消失,无边的丛林完全被黑暗吞没。

        穹顶上原本隐晦闪烁的星子愈发显得密集,江言盯着看了一阵,可以清晰地看见每一处闪耀的星芒,甚至有些眼花缭乱。

        入夜后风很大,白日仅是有些凉,此刻江言在洞口的平台站不过半刻,手指和腿都隐约觉得有些冷得僵硬了。

        他躲进洞穴里,两条胳膊交探,在黑暗中触摸,避免磕到石块,或者碰到不该碰的东西,譬如那条巨蟒。

        石洞上方的空隙漏进少许星光,待适应黑夜的环境后,江言凭借那点依稀的光亮能在洞里慢慢走开了。

        他坐在白天睡觉的地方,视线偏向另一处,巨蟒时常盘在那儿。

        巨蟒不知去了哪里,洞穴周围静得让人心慌,连一丝窸窣的虫鸣都没有。

        过度的死寂让江言感到些许窒闷,他屈膝紧抱着坐在石块上,隔着布料,石壁的冰凉刺着肌肤,内心挣扎几番,江言重新走出洞穴。

        月色萧冷,照得山野明明暗暗。

        他沿平台四周摘了几把宽厚的草叶子,甫一踏入洞口,爬上脚踝的冷意差点让他把手里的草叶子扔掉。

        细密坚硬的鳞片贴在肌肤滑动的触感十分明显,江言忍耐地僵在原地,小声问:“怎么了?”

        话刚出口,一股血腥的味道立刻飘进肺腑,巨蟒带了一头绞死的野兽回来。

        江言意识到这应该是对方的“投喂”,莫名的,脚踝处传来的蛇鳞触感忽然减少些许让他头皮发麻的恐惧感。

        他解释:“我到洞口外边摘了点叶子,石块躺下来很凉,我睡着会生病。”

        说话间他依然有点气短,掩唇咳嗽几声,巨蟒似是知道他的意思,缠在脚踝的蛇尾松开,放任他自由走动。

        江言松了口气,微微一笑:“谢谢。”

        放下树叶子往石块铺开,触手仍有些冷,可总比没有得好。

        接着他走向血腥味的源头,借着月色,从轮廓上隐约分辨出被巨蟒绞杀的应该是一头野猪。

        野猪死状恐怖,内脏看起来都被挤破了,肠子和胆汁血水的从损坏的口子流出。

        江言伸手按了几下,过于血腥的气息使他不得不捂住口鼻,另一只手放在野猪上掏取,半晌后摸出一块肉。

        他用清水洗了下肉块,迟疑片刻,张嘴欲咬。

        齿还未碰到野猪的肉块,面露难色。

        对着这么大一块血淋淋的生猪肉,江言下不去嘴。

        突然间,背后凉飕飕的,扭头相望,那双浅淡泛着幽光的蛇瞳正盯着自己,仿佛从他的反应中觉出些许趣味。

        江言解释:“这肉太生了。”

        他想问周围有没有能生火的东西,假如话问出口,能指望这条巨蟒为自己做什么?

        江言打消念头,放下手里的猪肉,转身去拿白天还留有的果子。

        这几株树干被巨蟒连根摧毁地带回洞内,枝干上结出的果子很多,熟透的外皮都烂了,溢出浓郁香甜的汁水。

        他挑出三四个没爆汁的果,用水稍微清洗后,走到草叶子铺放的地方盘腿坐好,慢慢嚼咬野果。

        果肉软烂,江言只能靠糖分浓度高的汁水裹腹,几个熟果下腹,微有几分饱意,放开剩下的果实,江言扭头看了会儿盘着不动的巨蟒,默默地在原地侧身躺好。

        夜里冷,他那一身秋衣在山里起不到御寒的作用,蜷紧身子浑浑噩噩挨了一夜。

        天刚起了蒙蒙的亮色,江言立刻晃着昏沉的头脑起身,甫一动作,才发现去路被堵得严严实实,覆盖着漆黑密鳞的蛇尾恰有一截贴在他身侧。

        江言嗓子一紧,仰头寻望巨蟒的脑袋,见它依然在阖眼睡觉,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石洞太冷,眼看就要迎来朝日,江言想出去晒会儿太阳,让手脚恢复点暖意。

        他绕过蛇尾走下临时安置的“床”,再抬头,果然撞进那双已经睁开的浅幽蛇瞳里。

        “我……我想出去晒会儿太阳。”

        江言做了个环身颤抖的姿势:“洞里实在太冷了,可以么?”

        巨蟒未动,江言就当它答应了,于是慢吞吞朝洞外走,站在洞口的平台上。

        洞口地势高,江言把昨晚晾晒的衣服收起,已经风干了,于是套在身上,这点单薄的布料对御寒的作用仍然微小。

        他找了块宽敞的地方坐下,视野之间可见在灰色天光下渐渐明晰的山野,到处都只有丛林和山谷,仿佛望不到尽头,似乎这就是一个独立出来的世界。

        江言环着膝盖有些出神,直到东边初升的朝阳落在背后,冻了一整夜的手脚逐渐恢复感觉。

        他活动手指头,站起来做了几个舒展身体的姿势,身体恢复温度,肚子顷刻间就有了饥饿感。

        想起山洞里无法生味入食的猪肉,还有剩下几串没吃完的果实,江言返回洞内,朝那条在日光下蜷着睡觉的巨蟒走近。

        墨色蛇鳞在光线的照耀下宛如一块块宝石炫目,江言眼睛被刺了一下,垂低眼帘,开口:“我想去河边走走,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可以打火的燧石。”

        小时候他常在河道边捡到燧石,假若运气好,找到燧石生火把肉烤熟,就不用吃生肉了。

        而且夜里还能生火取暖,江言当前急需找到可以打火的石头。

        与巨蟒“商量”完,且没被阻拦后,江言离开洞口,沿着昨日去过的那条河岸靠近。

        已经入秋,山里到处都不缺可以燃烧的枯枝,江言在途中拾取了一捆,到了河边用蔓藤绑好,继续沿河道四周找寻。

        幸运的是,他还真的找到了几块燧石。

        江言拿起枯枝和燧石走回山洞,瞥见里面仍在阖眼的巨蟒,他把手上的动作放得小心翼翼,怕惊扰到它。

        江言有了燧石,可以暂时解决温饱问题,因为有巨蟒在,作为食物的肉应该不会短缺。

        他瞥向野猪,庞大的一头猪可以支撑他吃一个月起。

        他掏出燧石,准备做些工具。

        燧石打碎后容易磨出贝状的峰口,有了这个,可以制作一些简易的石器使用,比起现在什么都拿手抓方便不少。

        他坐在地上拿起两块燧石不断敲敲打打,过程中扭头看了看巨蟒,蟒不搭理自己,方才继续。

        一点火星从燧石间发出,江言嘴角浮起笑意,忙用枯枝简单搭了个聚火的三角堆,接着抓起一把枯草,拢在燧石边上,开始不断摩擦敲击两块燧石。

        不久后两块燧石敲出零碎的火星,枯草渐渐燃起,江言将燃烧的枯草推入堆起来的柴木底下,火就这样升了起来。

        火光倒映出江言一双漆黑似星的小鹿眼睛,他忍不住欣喜地对身后的巨蟒开口:“火点起来了。”

        巨蟒朝他探近脑袋,江言紧张了一下,很快强迫自己镇定。

        他把包裹在树叶子保存的猪肉块取出,夹在树枝间,放在火苗上方反复翻烤。

        巨蟒对他的行为感到些许迷惑与好奇,定睛看着。

        猪肉逐渐熟透,表层沁出油脂,飘散香气。

        江言忍不住吞咽嗓子,用木棍戳开几处烤肉,发现肉熟之后便取下木枝,把肉放到树叶上晾凉。

        趁着火势未减,他用凿出峰口的另一块燧石往野猪身上割,割出好几块形状不忍直视的肉后,用剩下的水粗略冲洗保存。

        在他整理猪肉的过程,巨蟒伸出尾端,往他晾凉的那块烤肉戳了戳。

        江言忙把快被戳到地上的烤肉按稳,觉察不烫了,便撕开几块往嘴里送。

        肉质很厚,烤熟后带着香,却因缺少调料有股腥臊味。

        但眼前的条件由不得他挑三拣四,有能填饱肚子的食物吃就不错了。

        第一块用于填充饥饿,等没那么饿了,江言进食的动作就慢条斯理起来,甚至有些享受。

        烤肉食多容易腻味,便拿起旁边的果子咬几口。

        甜美浓郁的果浆从唇齿蔓延进口腔,缓解喉咙里的腻腥味。

        江言滋生七/八分饱意,把剩下的几块烤肉逐一架在火上烤。

        他对巨蟒解释:“像我这样的人要吃熟食,假如吃生肉,身体里可能会长出虫子,或者被病菌感染,最后会生病。”

        烤好一块,江言放在旁边晾着,等晾得差不多,朝那条无所事事的巨蟒问:“你要试试吗?”

        蟒还真听懂的他的意思,尾端一戳,把与它体型相比而言小得异常可怜的烤肉送到嘴边,蛇信子沿着烤肉舔了舔。

        烤肉被巨蟒整块吞入,它似乎在疑惑面前的小东西为什么需要吃这种味道的食物。

        江言抿唇浅笑:“手上没有香料,如果有去味去腥的东西,肉质的味道会更好。”

        巨蟒对烤肉不感兴趣,反而颇为兴味地看着小东西忙前忙后。

        江言拿起瓶子去河边重新接了水,甫一进洞,腰身立刻被漆黑的长尾卷起。

        他稳住情绪,脸颊冰凉,蟒蛇只是舔他,痒痒的,有些刺疼。

        江言忽然出声:“我叫江言。”

        他整个人被蛇尾托起悬在半空,一手扶紧蛇尾害怕自己摔下,一手指向自己。

        “江言是我的名字,江、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