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丛林法则(穿越)在线阅读 - 13 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微凉的气息源源不绝地贴着耳畔吹拂,江言被撒特德一句“别动”弄得仿佛被点了穴道,浑身僵硬。

        撒特德以为江言听话了,这才有些满意,桎梏青年的力气小了几分。

        毕竟江言实在太脆弱,稍微一不留神就会碰伤,撒特德并不是很愿意让自己的人受伤。

        江言满头细汗,晶莹剔透的水珠叫男人沉默地一点一点舔了去。

        隐忍之际,江言一直背朝撒特德,他忍不住低声呜咽,天旋地转间被对方压在兽褥上。

        江言抬起沁出汗的脸,使劲咬唇,手指将兽褥攥得越来越紧。

        他涨得通红的一张脸正在竭力忍耐,生怕自己露出失态的神情,

        这次他不会像前几次那样叫喊,因为撒特德做起此事可以说是一意孤行。

        ***

        这份煎熬兴许持续了很久,又或者没过去多长时间,江言被放开以后下意识缩进角落,扯起兽褥遮住自己,避开撒特德伸过来的手和投来的暗晦目光。

        他哑着声音喊:“你出去。”

        撒特德没动,江言坚持:“出去!”

        宛若石雕的男人暂时离开山洞,得到私人空间,江言这才裹着兽褥从角落里慢慢挪出来。

        他脸上羞愤的神色未褪,仰头不看,睁大眼盯着石洞的口子无声处理。

        撒特德不是第一次这样对他,所幸对方没有强行再进一步,否则以他的情况,别说半条命,整条命直接交待了都有可能。

        ****

        江言掀开锅里还温热的水,接了一部分出来,等清洗完毕,刚躺回石床,洞口的阴影就蔓延进了山洞里。

        撒特德看着陶锅动过的痕迹,还有用过的热水,再看只留后脑勺给自己的青年,清楚意识到江言此时的情绪并不好。

        江言不想理他。

        撒特德把弄乱的陶锅收回他平时摆放在的角落,用过的热水倒出洞口远一点的范围。

        床上的人依然一语不发。

        撒特德环灰蒙蒙的空旷山野,再回头注视依然保持不动的江言,目光滑过一丝忧虑。

        夜间下了一场雨,天幕又低又红,夹着几道闷响的雷光。

        这一晚江言睡得昏沉,醒后体感空气中的寒意更重,便直接在洞里烧一把大火把手脚烤暖和。

        储藏起来没烤过的猪肉几乎冻得僵硬,先把猪肉稍微解冻,再烤熟,就着酸甜的果浆解腻吃饱,江言还有别的活儿要做。

        过程他半个字都不跟撒特德讲,也没给对方烤另一份肉。

        他伫立在平台观望,感受着偌大的丛林里飘散着浓郁的湿润水汽,脚下踩的泥土松软,走几步鞋底便全部沾满泥巴。

        天色亮得比较迟,也因此耽搁了时间。

        江言把藤蔓编织的兜戴上,沿洞口步行几步,微微踟蹰,忽然扭头,定定看着撒特德。

        始终盘在原地的撒特德开口:“言。”

        江言清了清嗓子:“你……能不能带我去昨天找到蒜的地方,我想再搜一搜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尤其是夜里下过雨,土里极有可能冒出新鲜的食物。

        不过正因为下过雨,潜伏在洞里的部分野兽很有可能趁此机会外出觅食,深知自己逃不掉的江言已经认命。

        他想多找寻一些食物改善生活条件,既然逃不掉,那也不能太委屈自己,尤其面对撒特德时,对方把他当成……

        而且撒特德又是这方丛林的霸主,那么他驱策对方给自己做点事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想着,江言脚底一空,腰侧收紧,视野高跃。

        就如昨日那样,撒特德把他抱起来放在肩膀上。

        撒特德一句话没说,带江言前行的方向正是他昨日采集蒜叶的地方。

        **

        湿润寒冷的风无孔不入的贴着肌肤,江言闷声咳了会儿,倒退的视野陡然停止。

        江言呛着嗓子问:“怎么停了?”

        却见撒特德侧目与他相视,江言不习惯被这双银灰色的瞳孔盯着,正准备回避,撒特德朝他抬手。

        天冷后江言睡觉有个习惯,每个夜晚都会用兽褥把自己从头到尾地严实包裹起来,他怕冷,有时撒特德的尾巴钻进被褥通常会弄得他不怎么高兴,因为这条蟒蛇的尾巴太凉了。

        撒特德照着江言睡觉时用兽褥包裹的样子,掀起他披在身上的皮褥,兜住他的脖子和脑袋,另一条手臂再把江言垂在自己肩膀的两条腿圈起来,扯了扯皮褥,用皮褥将江言的腿裹得密不透风。

        江言愣住,深觉自己被撒特德包得像个粽子。

        他欲言又止,视野间再次倒退,锢在腰侧的手臂十分牢固,他直挺挺坐着,不用担心会摔下去。

        **

        抵达昨日采集蒜的地方,江言被包裹的双腿得到了自由。

        他仰头高高看了眼男人,撒特德逆光的视线他看不清,也不想看清,小声道谢就径直寻觅植物去了。

        让江言高兴的是,沿着草丛翻找,他不仅找到蒜,还有雨后从地里冒出来的木耳。

        附近腐朽的枯木很多,枝干遭到大雨浸湿后很是光滑,江言踩着树干徐步前行,差点滑了一跤摔倒。

        摔跤之际,背后抵住一堵厚实坚硬的“墙”,不用看也知道是撒特德用他那条蛇尾替他挡了起来。

        江言摇摇晃晃地采了会儿木耳,收集到足足半个草兜的份量。

        不知不觉越走越远,连他都意识到走出的范围超出了预期,可这次却没受到撒特德的阻拦。

        江言对男人有气,对方没有阻止,他就继续往前走。

        他用木棍打矮身边的草丛,胳膊一晃,忽然“咦”地叫出声。

        江言蹲下,拨开旁边的草和土,小心挖出一簇细小的植物,盯着植物的根部和叶子打量,低头轻嗅。

        撒特德看着江言,知道对方又找到奇怪的东西了。

        江言的出现对撒特德而言充满古怪,而青年的行为举止,亦是他没见过的。

        他默默注视,只见蹲在地上的青年抬头,双眼闪烁着喜悦的光,眸子亮亮的,圆圆的,好像比夜晚的星子还要吸引人。

        江言收好植物,他整个人处于兴奋的状态,手还有点颤抖,继续扒拉草丛找寻。

        他找到了小葱。

        昨晚回去江言就想过,有蒜生长的地方会不会长有葱,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一趟出行。

        即使出来要依靠撒特德,江言也坚持走这一趟。

        他半个身子都埋进草丛里找小葱,天气冷,没怎么受到虫子的干扰,偶尔有些虫子想叮咬他,也被撒特德默不作声的用尾巴碾爆。

        眼看过了正午,撒特德示意江言改回去。

        低头看着一兜的地木耳和葱蒜,江言答应:“行,我们回去吧。”

        ****

        路上,仗着腰上有那只缠得牢固的手臂,江言低头不停扒拉兜里的香料,仿佛自言自语,又似乎想把喜悦分享给撒特德。

        “这是葱,有了葱和蒜,以后做菜更加方便,昨晚的鱼汤你也觉得味道不错是不是?只要有这些基础的香料,做出来的菜色都不会太差。”

        午后回到山洞,还有时间,江言拖出藏起来的鹿,预备把里脊肉清理出来,鹿的里脊肉很嫩,晚上用猪油炸里脊。

        鹿的身上还有许多可以用作药材的宝贵部位,譬如鹿茸,鹿角,鹿角霜,鹿角胶,鹿筋,鹿骨之类的,整头鹿都要仔细切分,不能像处理猪肉那样马虎,。

        工作量大,江言打算等天冷以后不方便出洞了,就留在洞里慢慢处理干净这头鹿身上的东西。

        晚上,江言把清理过的里脊肉用猪油炸了,配料少,且油炸的工序简单,过程进展得又快又顺利。

        炸出来的野鹿里脊肉外酥里嫩,他邀请撒特德品尝时,明显从那双没什么起伏的银灰色眼睛里看到些微波动。

        江言炸了许多里脊肉,留一部分明早吃,剩下的则跟撒特德分完。

        他觉得今日自己挺温顺的,睡前问:“今晚能不能不要像前几夜那样……抱我……”

        他话咬得不利索,别扭地请求。

        本来以为撒特德依旧会一意孤行,但这次对方没在他躺进床里的时候抱过来。

        尽管少了撒特德的干扰,但这晚江言没能睡得安稳。他几乎辗转一夜,翌日天微微亮,迷迷糊糊裹着兽褥下床,循着外头的风声出去。

        寒风呼啸,一夜之间天与地已经被漫无边际的白雪覆盖。

        江言睁大眼睛,喃喃:“下雪了。”

        他从前生长在南方,没见过雪,第一次看见入冬的雪,有些欢喜。

        江言朝洞里的男人喊:“撒特德,下雪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