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轻哄周先生

        在华国这个地方,有些东西是明令禁止的违禁品。



        就比如现在抵在季染脑袋后面的东西。



        她很清楚那是什么。



        她慢慢的抬起手。



        奎哥口中还在骂着:“你不是能打吗?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老子的枪杆子硬!”



        他话音还未落,却只觉得眼前闪过一个明艳到极致的笑容。



        随后十秒,他甚至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季染只不过拨动了几下,他手中的枪在他的手中,肢解了一地。



        季染脚下踢了踢那些零件。



        季染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再道一次歉。”



        奎哥木呆呆的站在季染面前,机械性的道歉:“对、对不起!”



        他这是招惹到什么样的女人了?



        这个看起来除了漂亮似乎一无是处的年轻女人,她的身手,她对枪械的了解,是不是太逆天了?



        甚至他在她的身上,都没有看到任何训练过的痕迹。



        分明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季染:“我说过,再用看货物的眼神看我,我会挖掉你的眼睛,记住了?现在再加上一条,骂我,割你舌头。”



        季染张口就来的这些威胁,听起来狠辣,实际,这不过是她前世司空见惯的事情。



        奎哥一个彪形大汉,就那么在季染面前,乖乖点头。



        季染这才提出自己的要求:“我要你上家的联系方式,或者,你学他们三个,把你上家约出来,我要见见。”



        奎哥听到这是有求于自己,虽然他打不过,却也不是对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季小姐是吧,我承认,我打不过你。可你要的,我给不了。这是我吃饭的门道,更何况,我的上家人在国外,我都不能随时联系到,更不可能让对方来见你。”



        季染伸手从兜里摸出一个u盘,朝着奎哥丢过去。



        “你以为,我是求你?”



        奎哥接了u盘,一脸懵逼,不是求他是什么?



        季染干脆的说:“里面是你的犯罪证据,你偷渡的路线,你老巢的位置,以及这么多年来你转手卖掉的所有人的资料和去向。”



        奎哥满脸震惊:“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季染:“我要你上家的联系方式,我要见你的上家。”



        奎哥面色为难,半晌后还是把联系方式交给了季染。



        “别白费力气了,一般是联系不上的。不是我不帮忙,我也联系不上。”



        季染拿到联系方式之后,转身拉开车门。



        她跟周景年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快没时间了。



        上车之后,季染还探出脑袋警告在场四个人:“不想死的话,最近躲起来,别干坏事。”



        她不是不跟这些上辈子将她一遍遍转手卖掉的仇人计较,而是,时机未到。



        所有转手过她的人,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不是现在。



        回程的路上,季染一路开快车,直接没等跟上来的保镖了。



        一个小时,时间很紧的。



        大晚上出门,加上之前被绑架,周先生肯定会很担心的,她现在要回家哄人了。



        回到周家,季染开车进大门的时候,门房这边还不认识季染的车子将她拦了下来。



        看到她人之后,重新登记了车子,季染这才顺利进门。



        别墅门口,季染停车后把车钥匙丢给佣人,她还不熟悉这个家,停车位在哪儿也不知道。



        随口问了一句:“二爷呢?”



        佣人:“二爷在书房。”



        季染快速上楼,不过在进书房前,她还是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衣服。



        敲门,在听到周景年声音后,季染自己推开门进去。



        周景年刚才就已经接到跟着季染出去的保镖汇报了,看到她人安全到家,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只是看了一眼,周景年立马又皱起了眉头。



        在书桌前,周景年不是坐着轮椅,而是那张大班椅。



        他不能直接操控,只能在原地生气。



        季染看到周先生的脸色,心里想着,她打架这事儿,保镖没跟着进去,也没看见,不可能跟他报告吧。



        而且她请假一小时,也是卡着时间回来的。



        怎么就生气了?



        小心翼翼走过去,季染蹲在周景年面前,抬头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周景年:“这么快就忘了被绑架的事了?”



        季染微微咬唇:“带了保镖了,周先生,你的保镖不是很厉害吗?”



        周景年:“带了就胡作非为?”



        说话间,周景年的手就伸过去,轻轻擦了擦季染的脸,抹下来一丝血迹给她看。



        然后就那么看着他,意思:我等你解释。



        季染心跳都漏跳了一拍,她太不小心了。



        这明显不是她的血迹,深深吸了一口气,季染站起身。



        这么抬头小小委屈的看着周景年,是肯定哄不住的。



        她轻车熟路的坐到周景年的腿上,手臂搂住周景年的脖子。



        她脑子转的快,忽悠周景年的点子信手拈来:“蚊子血,有个蚊子叮我脸,被我一巴掌就拍死了。”



        她说完,周景年就捉起她的手观察着:“哦?拍自己用的手背?”拳头关节处,有明显红痕。



        不傻就能看出来,这拳头,打架了!



        周景年还是用那副眼神看着她,季染想狡辩,奈何毕竟是打了一架,她身上现在破绽肯定很多。



        上次被绑架,周景年来救她的时候,不就什么都没发现?



        怎么这会儿眼神就这么好了?



        一点都瞒不过他?



        季染无从辩解,又哄不住周景年。



        索性只能将唇凑上去,贴住周景年的唇,以吻封缄。



        她之前试过的,这招很好使。



        周先生,他、吃这一套的。



        主动送吻,温软到唇边,周景年丝毫没拒绝,该占的肆意占,该吻的,舌头轻撬开季染的贝齿长驱直入。



        直到吻的欲火焚身,就要进行下一步,突然书房门被敲开了。



        季染进来的时候,没锁,门虚掩着,佣人轻轻一敲,门就开了。



        两人慌乱松开,佣人手里端着一个炖盅,立马转过身,尴尬道:“二爷,给太太准备的燕窝炖好了。”



        周景年:“端进来吧。”



        季染红着脸,就要从周景年身上起来,周景年却搂着她的腰将她摁了回去。



        季染刚刚抬起来一些的屁股,猛地一下子坐下去,原本脸色就不太好的周景年忽然低声闷哼一声,随即他用咳嗽声掩盖过去。



        可季染分明的看到,周先生脸色迅速变了……



        而她屁股下面,也明显的感觉到了……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