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视频查岗

        家人们,谁懂啊,谁二十岁和老公家庭聚餐,还要被爸爸妈妈查岗啊!



        视频接通,方茹那张美丽的脸放大在眼前。



        季染努力地笑着:“妈妈,我在聚餐呢。”



        方茹通过季染的镜头看到了周景年,警惕的说道:“宝贝,我刚刚给你哥哥打电话了,你把聚餐的地址发给他。你哥哥一会儿就能来接你了,晚上不要在外面玩得太晚哦。”



        季染笑的比之前还要努力:“妈妈放心。”



        话音落,没出镜的季彧安补了一句:“宝贝女儿,等你回到哥哥家,给爸爸打个视频哦。”



        季染:“哦……啊?”



        这么玩?是吧?



        怎么好像全家的情商,都长在了大哥一个人的脑子里呢?



        其他人稍微分一点也好啊。



        特别是爸爸妈妈这边。



        几天下来,这都还不能看出她和周景年是真爱吗?



        难道非要逼她出杀手锏,亮结婚证?



        挂了视频,季染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



        周家老爷子在旁边压低了声音问:“你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同意这门婚事?”



        “会同意的。”



        老爷子点点头:“不愧是我周家的儿媳妇,不过,咱们这边也该做点什么努力。小染啊,回头我亲自写请柬,你帮我送给你爸爸妈妈,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好不好?”



        原本老爷子前两天就想带着几个家人去b市拜访季家的。



        可是之前周景年准备礼物的时候,老爷子也大概了解到了季家是什么情况。



        如今看来,这桩婚事,他们周家看来属于是高攀了。



        如果还没有经过那边同意上门去,实在不是显得他们尊重和看重这桩婚事,而是显得不懂事。



        要和亲家见面,还是要走一个很客气的流程才好。



        季染深吸一口气,她怕请柬拿过去,他们会当着她的面撕掉啊!



        周景年知道老爷子的想法,不过,此刻却先拦住了老爷子。



        “婚礼的事情先不着急,这么快和伯父伯母谈婚事,我怕他们太难受。二十年才有机会找到自己的女儿,让他们多点时间可以和染染在一起。”



        季染看向周景年,他连领证这件事情都不提,原来是为了她。



        明明说出来,是对他有利的,至少在和季家相处的时候,有名分和没名分,是以绝对不同的。



        看来,是该在父母那边,给周先生一个名分了啊。



        不过眼下,还是要先应付视频查岗这事儿。



        季染给季淮书打了电话,季淮书还在忙着给学生改论文,没时间出来接她。



        不过,却给了季染一个明确的方案。



        聚餐结束之后,周齐安开着车按照季淮书之前给季染的地址带她和周景年过去了。



        到了教师楼下,季染自己上楼,周景年在楼下等她。



        季淮书的房子并不大,加上他又忙着工作,周景年就不方便上去打扰了。



        自己按了密码开锁进房,季染打量着自家大哥的房子。



        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装修风格也是极简,就是单纯的满足了住的功能。



        季染自己是看的惊呆了,季家大公子啊!



        家里的半山别墅占地半面山,几十亩地的面积。



        他自己住的半层楼,至少也有现在这个房子六七倍那么大。



        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季家大公子,京大教授,在京都城里面,竟然住着这么小的一个房子。



        书房里听到开门声,季淮书就知道是季染过来了。



        “门口有拖鞋,新的,你自己拿。”



        季染:“大哥,你吃饭了吗?”



        “吃了,学校有食堂的。”



        这房子里面,确实是没什么烟火气。



        想想也是,季大公子可能也不会做饭。



        但是京大的食堂好像还不错。



        换了鞋,季染自己看了看这个家。



        她默默走进书房,站在门口就看到季淮书戴着一副眼镜,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论文。



        手边除了电脑鼠标,还有厚厚的笔记本和笔。



        那副认真工作的样子,当真是迷人。



        季染倚在门口,看着看着笑了起来:“大哥,学校里请你这么年轻的教授,会不会你上课的时候,女同学们都顾不上学习,只看你了?”



        季染开口,季淮书才转过身来。



        顺手摘下眼镜放到一边,拿起了自己的水杯,看了一眼发现空了,索性起身走出来倒水。



        季染就那么跟在他的身后。



        “这确实是个很麻烦的事,有什么好建议吗?”



        季染没想到,大哥竟然转身双手一摊,就问她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不是,大哥,你怎么会认为我能有好建议?”



        季淮书倒水的时候也给季染倒了一杯:“不好意思,我这里只有开水。”



        接了水,季染点头:“很健康的生活,我不挑的。大哥,你还没说,为什么会觉得我有好建议?”



        季淮书:“周景年是不是还在楼下等你?”



        季染认真的看了自己这位大哥。



        厉害啊!



        “这都能猜得到?”



        “不是能猜到,你那天在桌子底下,用脚尖勾周景年腿的时候,不小心蹭到我的腿了。”



        季染:“……”



        老天爷,这尴尬大了。



        “家里都以为,你是被迫无奈才要嫁给周景年,毕竟,他坐在轮椅上,身有残缺。当然,爸爸和妈妈也可能有些主观上的先入为主,以为周景年去我们家,就是逼迫你。



        可能,我观察力强一些,又或者,我比较能够从多方面看问题。



        所以,这么巧就让我看到,你和周景年之间,似乎你比他主动的还要多。



        所以我猜,回到京都城,你是不会和我住这里。



        这个时候,他也会在楼下等着你,你过来,只是应付爸妈的视频查岗,是不是?”



        季染已经笑的一张脸像太阳花那样灿烂了。



        “大哥,你好聪明啊。不过,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怎么不给那些女同学希望呢?”



        “那你呢,我的小妹,你这么聪明,打算什么时候重新介绍一下那位周家二爷呢?”



        在季家的时候,都称呼周景年为周公子。



        不过,季淮书都回京都城了,自然知道,这位就是传闻中的周二爷了!



        话音落,季染还没回答,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