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不得了的发现

        若木惊呆了“我会的东西,你也会?”



        季染看着若木笑笑,想说,我会的也都是你教的。



        说出口却是:“对啊,帅吗?”



        这岂止是帅吗?



        若木笑着,心有欢喜。



        谁能拒绝一个长得漂亮,懂自己,和自己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呢?



        季染也不管酒会这边了,带着若木参观房间。



        季彧安和方茹偏心季染,在王府花园里面给她留了最好的房间。



        安排给若木的客卧就在季染套房旁边,原本是方茹考虑到季染身边的闺蜜或者其他女孩子来家里面玩,留一个房间方便留宿。



        结果,连高书妤都还没能住上一个晚上的房间,就这么成为了若木这个长得漂亮的男孩子的。



        关键,周景年那边还一点儿都不觉得有问题,还直接就答应了。



        若木一路跟着季染看了看这个王府花园,心里也对这季家的财富大概有了一个雏形的了解。



        虽然他也有一半华国血统,但是从小并没有居住在华国,对这里的房价和行情也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审美这个东西,若木的美商还是在线的。



        住着这样的宅子,必然不可能多便宜。



        管家那边收拾房间的速度也很快,季染和若木过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整理好了。配备好的伺候的人也都等在这边了。



        “大小姐,房间都整理好了。”



        季染:“谢谢,都不用守在这里,忙你们的去吧。若木,你自己看看房间,不满意的话,想要换掉什么立马告诉我。或者,你还需要什么,也可以立马告诉我。”



        房间里面,比五星级酒店里面都准备的齐全。



        若木扫了一眼,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说:“季染,这是我第一次住这么好的房间。”



        季染忽然想起前世在暗黑世界的时候,她和若木一起住着一个五人间,离谱的是,其中还有一张叠了三层的上下床。



        她也曾听若木讲过他曾经的生活环境,也是一言难尽的存在。



        和这个房间比起来,当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



        季染一时之间有些心疼,心疼若木过去身处的环境,心疼上辈子自己和若木住的那个五人间,真的是太挤了!



        “我给你打了两千多万,你都没舍得给自己买或者租一个好一点儿的房子吗?”



        若木:“那笔钱怎么可以用在这种事情上面,当然是每一分都要花在研究和创业上。季染,你给我的那笔钱还剩了两千万。我都想好了,我来京都城注册公司,名字就叫木染。”



        季染惊讶于若木的真诚,不过,也实在是意料之内。



        这孩子啊,原本脑子就一根筋,季染给他打钱的时候,原本就给了多余的预算,就是为了让他能够生活的更好一点,对自己更好一些。



        没想到,到现在他才花了五百万,季染稍微在心里面一盘算,就知道他真的就是把每一分钱都花在了技术研究和买设备上。



        甚至于,可能这一趟过来,他还是掏自己腰包买的机票。



        季染看着若木,心里想着,他怎么能这么纯粹,这么可爱呢?



        可是,就是这么纯粹可爱的人,却死的那么惨。毫无尊严,死无全尸。



        季染眸中染上一抹心疼的痛色,她忍不住上前轻轻摸了摸若木的脸:“辛苦你了,手握那么多钱,都没舍得让自己去吃顿大餐吧?”



        若木对季染的动作诧异了一下,很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伸手摸他的脸。



        要不是看到季染和周景年夫妻恩爱的画面,他可能都会想多了。



        其实就算是看到,季染那张蛊惑人心的脸蛋长相,也是相当容易让人想多的。



        可惜,若木对上了季染的眼神。



        那眼神干净透彻,不含半点其他的欲望。



        看着他反而还流露出了几分忧伤,仿佛就是那么一眼,她竟就看清楚了他过往全部的凄婉人生。



        “季染,你怎么了?”



        若木觉得季染的眼神,实在是奇怪。



        她、怎么可能会那么了解他呢。



        所以,不了解的情况下,季染又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呢?



        季染立马缩回手,她也觉得自己的动作是有些不太好的。



        毕竟,她知道的东西,对于若木来说并不能够理解。



        她也没办法和他解释,重生这件事情。



        没办法告诉若木,她听过他的过往,并且和他一起在暗黑世界里面生活了五年,是受尽折磨的五年。



        “对不起,一时情不自禁。你的脸蛋都怎么保养的,这么嫩?”



        趁着缩回手之前,季染怜惜摸脸的动作一转,变成了在若木的脸上轻轻的捏了捏。



        她眼神也很快收了起来,换成了正常的眼神。



        若木看着,仿佛刚才的一切像是错觉。



        季染眼神变化的太快,他没明白就已经看不见了。



        “季染,你刚刚的眼神……”



        季染已经笑着转身了:“若木,你相信缘分吗?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我们可能未曾谋面的却遗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亲人。



        我相信,你前世一定是我的亲人。所以和你一相遇,我就有一种见到了亲人的感觉。”



        说这话的时候,季染都不敢去想前世的那些被折磨的日子了。



        她调整好心绪,转过身来的时候,看着若木的眼神,已经是极为正常的。



        若木有时候听不懂季染这些话。



        他这样子搞技术的直男,不懂什么缘分不缘分的事情。



        但是,季染说,她们或许前世就是亲人,那么以后,他就是季染的亲人。



        只要季染需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嗯,你说是亲人,就是亲人。”



        若木没有反驳,顺着季染的话说下去。



        季染温柔的笑了笑:“若木,你还是那么可爱。”



        若木:“还是?”



        季染:“永远那么可爱。”



        若木:“哦。”



        季染想伸手摸摸若木那一头银毛,不过还是忍住了。



        可能是晚上的酒宴时,她不知不觉的多喝了两杯,现在情绪来的有点儿浓烈,竟有些收不住的架势。



        她不能在若木的面前流露的太多,太怕露出破绽了。



        “我好像有点儿醉了,你房间小吧台旁边有一个按钮,可以随时叫来佣人照顾你。需要什么东西,也可以问他们要,她们会在第一时间就为你准备的。”



        若木也不知道季染是不是喝醉了,但是看到她的神情,若木点了点头:“嗯,晚安,朋友。”



        季染温柔笑着,看着若木:“晚安,前世的亲人。”



        若木抓头笑了笑,送季染出了房间。



        两人的房间离的很近,不过,因为季染安排了一个陌生男子住进了自己的院子。



        尽管周景年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但是季彧安和方茹还是立马就给季染的院子里面又增添了三个年长的男性佣人。



        无论是安全还是别的什么,也都更方便照顾。



        季染回到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的身体重重的靠在门板上。



        她找到若木了,若木也完全没有再被人骗,上当进了暗黑组织。



        季染一时激动的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



        情绪激动了一会儿之后,季染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她房间已经被收拾过了,没有今天白天换装那时候那样的杂乱了。



        季染走到桌边,打开了她的笔记本电脑。



        她查看着当日转账的其他两个账号,查询了一番,账号状态正常。



        只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动静。



        若木都已经找过来了,按照他们的能力,不应该找不到她这个打钱的财神爷啊。



        算算时间,不是也应该来找她才对吗?



        难道说,是迟了?



        还是说,被什么事情绊住脚步了?



        也不应该啊。



        查了一遍,也没有别的线索,季染索性就放弃了。



        关了电脑,她自己卸了妆去洗漱换衣服。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房间门也刚好被敲响。



        “宝贝,是妈妈呢,你睡了吗?”



        季染过去开门:“妈妈,酒会那边结束了吗?”



        方茹还穿着酒会上穿着的晚礼服,显然像是才从酒会过来。



        “刚刚结束,你晚上喝了酒,我让厨房顿了燕窝,趁着还没睡,妈妈陪你一起吃,吃完再睡好不好?”



        方茹身后,还跟着佣人,提着的,就是刚炖好的燕窝了。



        季染开门让方茹进门,佣人在套房卧室隔壁摆好碗舀好了燕窝之后就退了出去。



        母女两人走下来吃东西,季染问:“妈妈,你是来问若木的吗?”



        方茹温柔一笑:“那孩子看着和你差不多同龄的样子,不过,好像却是个孤儿,对吗?”



        季染并不意外父母知道些什么,这样的家世,一个住进家里的外人,怎么可能不去摸底查一查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不查如何能放心得了?



        “是,他是个孤儿,以前生活的很惨。不过,他却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以后我们会经常在一起共事,还会开一家新的公司。”



        方茹这倒是意外了一下:“一起开公司?宝贝女儿,你对做生意有兴趣吗?”



        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季染对生意感兴趣,所以他们在这方面,也是完全没有安排和布局。



        即便是今天带着季染认识很多人,但也只是为了让季染能在这个顶层的上流圈子里玩的开心,玩得尽兴罢了。



        以免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无意之中得罪她,让她玩得不开心。



        “妈妈,我对生意没有什么兴趣。和若木一起开公司,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生意,是科技。生意方面,我们会交给最专业的人来打理的。”



        季染很清楚自己的长处和短板。



        前世她学了那么多东西,唯独没有学过做生意,也没有学过如何管理生意。



        但是,这一世,她会尽力学一点。



        方茹:“交给专业的人打理,也就是说,这个若木是技术方面的人才,之后,你们做的事情也是技术层面的。宝贝,那你需不需要爸爸妈妈的帮忙呢?”



        季染摇了摇头:“妈妈,放手让我自己做好吗?如果我实在是做不好,做不到,再求你和爸爸下场帮忙好吗?”



        “我家宝贝都这么说了,妈妈还能说什么呢?快吃,燕窝一会儿凉了。”



        吃完燕窝,季染又漱了一次口,方茹回自己房间,季染也终于躺在床上了。



        这一天,还是很累的,脑子里面空空荡荡,很快就什么都没能思索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季染起床洗漱之后,就在自己院子里和若木一起吃了早餐。



        王府花园太大,而且昨天晚上很多人晚睡,早餐很难等到一起吃。



        若木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对中式早餐丰富多样的喜欢,送来的早餐吃完之后,季染又吩咐佣人加了一轮。



        早餐后,马克带着人把买到的高配电脑送了过来。



        好几台电脑,放进若木房间,然后若木就要求工人离开了,组装这种事情,他不需要假以人手。



        而且,这好几台电脑,最后拆分拆分,大概也能装出一台是若木满意的电脑。



        不过,他还想着,要帮季染也装一台。



        夹杂在送电脑的工人中,还有周家给季染送书的人。



        季染看到那些书之后,才想起来周景年说要把住在古巷里宋老爷子送给她的书送过来。



        张罗着直接让送进她的小书房。



        那些旧书,周景年已经吩咐人收拾过一遍了,上面的积尘也都清除了。



        季染顺手抽出一本书来看,随意翻开内容,有些是宋青竹教过她的熟悉的知识。



        翻阅了一下,季染又重新拿了另外一本来看,这次,她手指随意的翻过扉页,一个遒劲有力的字迹引入眼帘。



        宋元明!



        “老爷子?”



        接着季染翻出了第三本、第三本、第五本……



        然后,她都在扉页看到了那个遒劲有力的字迹,写着宋元明这个名字。



        一瞬间,季染明白过来了。



        这些书,不是宋青竹的,而是她父亲宋元明老爷子的。



        所以,老爷子他,会医术?



        季染一下子反应过来,她刚才翻书的时候,就已经大概对内容了然于胸了。



        有些东西,宋青竹教过她,有些东西,宋青竹没有。



        而这些书,至少是被翻阅过上百遍的。



        也就是说,这些内容,老爷子也是深知的。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老爷子的医术,是在宋青竹之上的?



        那么,周景年的腿……是有希望了吗?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