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师徒

        季染都顾不上其他的事情,若木还在那边组装电脑,季染丢下一句:“告诉马克,若木需要任何东西,都无条件为他准备好。我现在要出门一趟,家里交给你们了。”



        季染匆匆忙忙的抓起车钥匙就朝着停车位方向去。



        院子里面的生活助理追着季染问:“大小姐,你要去哪儿啊,太太说今天还有事情找你呢。”



        生活助理的声音在身后根本跟不上季染的速度。



        拉开车门之后,季染发动汽车,这辆跑车虽然也就只是二百多万,相对于周家或者是她的这个家来说,简直是停进去都浪费车位的存在。



        但是,季染的车技却是相当厉害的。



        车子出库之后,一个漂亮的甩尾漂移,就朝着大门口的方向开了过去。



        王府花园的大门是有两个的,一个是复古带着高门槛的正前面,一个是方便车辆出入的侧大门。



        季染开着车子出去之后,王府花园这边乱糟糟的。



        季彧安和方茹安排给季染的保镖也迅速的跟了出来。



        季家的保镖也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开车技术也都是特地训练过的。



        所以在他们看来,即便只是慢了几分钟追着季染的车出来,也是不会把人给跟丢了的。



        只是,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连季染的车尾灯都看不到是了。是直接丢失了季染的方向,不知所踪。



        保镖这边商量着应对方式,季染这边却一路朝着古巷开去。



        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有她出来的时候,拿在手里的一本医学方面的书。



        她只是分出了三分之一的精力来观察路况,另外三分之二的精力都在想,宋元明老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会医术的话,能力必定不能在宋青竹之下。



        而宋青竹的医术就已经那么厉害了,老爷子的医术是到了什么地步呢?



        王府花园距离古巷实在是太远了,差不多就是一个在城市的这边,一个在城市的另一端。



        而且这早高峰的路上也实在是太堵了,季染一路超了很多车才终于到了古巷。



        她找了个地方停下车,就只能下来步行了。



        她这辆车的车身刚好比古巷宽了那么一点点,实在是不好开车进去。



        拿上副驾驶那本书,季染几乎是用跑着的速度进的古巷。



        敲响‘宋宅’那扇老旧的木门,季染就那么等在了门口。



        老人家坐在轮椅上,行动本来就比较慢,季染只是耐心的等着,并没有继续敲门催促。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左右,那扇木门被拉开,宋老爷子亦如上次见面的样子,坐在轮椅上,枯瘦的手拉着门。



        唯一不一样的是,他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本书,鼻梁上也架着一副眼镜。



        似乎,比上次见面,整个人多了几丝生气,不再是满身枯朽的气息。



        看到站在门外的季染,老爷子很明显是有些意外的。



        “季染?”



        “宋老,你的书,对不起,我才看到。最近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些书,不是宋阿姨的,是你的对吗?”



        老爷子把门拉开了一些,示意让她进门再说。



        季染立马进门,顺手还将门给关上,帮忙推着老爷子的轮椅到屋子里去。



        和上次来,这屋子里面的陈设等等简直焕然一新似的。



        之前多少有几分脏乱,这次来,里面已经整理的非常整洁了。



        周景年说过,已经安排了人照顾老爷子,看来,是真的。



        她家周先生说话,是真的靠谱。



        “孩子,你是什么时候见过青竹的?我已经很多年联系不上她了,可能,我和她,父女缘尽,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季染还记得,她去到暗黑组织认识到宋青竹的时候,她已经在哪里呆了很多年了。



        也就是因为她早就在那边了,所以,才能说的上话,让季染免于被当做是某种奴隶进行拍卖。而是一边学怎么做一个刺客杀手,一边学着做宋青竹的助手。



        此刻,老爷子这么一说,季染鼻子有些微微泛酸。



        老爷子怎么会想得到,自己的女儿,自从失联,就已经落到那种地步了呢。



        鬼使神差的,季染说了一句:“不会的,一定还来得及有机会可以父女团聚的。”



        老爷子听着季染的话,稍微有那么一瞬间的走神。



        “她不会原谅我的。”



        “怎么会呢?如果我猜得没错,青竹阿姨一身的医术本事,应该都是老爷子你教的吧?”



        “她教你东西,没收你做徒弟吗?”



        老爷子看着季染,眼底倒是不知道怎么有了几分期待的色彩。



        “没有啊,我只是跟在青竹阿姨身边,帮点小忙而已。”



        老爷子忽然拉住季染的衣袖:“季染,我老了,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拖着这残躯破肢,不知道哪一天,就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我唯一遗憾的是,我这一身的本事,若是无人能学去,就只能带到土里了。



        孩子,你愿意学吗?我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双腿没有问题,假以时日,得到救治,是可以站起来的。”



        季染最想听到的,就是这一句话。



        “老爷子,你没骗我吧,真的可以站起来?”



        “是,但我的本事,还不够。而你还年轻,机会多的是。”



        “老爷子,我愿意学。”



        听到季染答应,老爷子笑了笑:“那你做我徒弟,就算是跟青竹平起平坐了。”



        平辈的话……



        她都还不确定,能不能在有机会见到她。



        而且,就算是青竹阿姨在这里,也许,还是会愿意她学更多东西的。



        季染半点儿不含糊的直接就走到老爷子前面,噗通一声跪倒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话音落,季染结结实实的头就磕在了地上,还磕出了声音。



        老爷子赶紧一把拉住了她胳膊:“行了行了,如今早不兴这一套了。不过,这也算是拜师礼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我,最后一个徒弟。”



        “师父,你医术到什么级别啊?”



        老爷子枯瘦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小染啊,你呢,把你的本事,展示给师父看看,否则,我也不知道该从何教起啊。”



        季染点点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老爷子就伸出了手。



        这里也没有别的病家,自然是拿师父练了。



        最早最传统的中医,都是师传徒,徒弟出师之前,也是要过师父这一关,然后才能给其他病家开方抓药的。



        季染给老爷子摸脉,然后又说了老爷子最近的身体状况。



        老爷子听后,连连点头:“是个不可多得的苗子,在我手下调教着,想要超过青竹是很快的。只不过,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也差不多快要油尽灯枯了。



        在我死之前,你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领悟力了。”



        季染:“师父,不会的,我会非常努力去学的,也会尽力的让你好好活着。”



        老爷子叹息一声:“到底青竹还是差了些火候啊,教孩子是有些聪明伶俐在的,却也不够。”



        “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青竹若是本事足够的话,你就会知道,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是强弩之末,早就已经不行了。”



        师徒两人话说到这里,门再一次被敲响。



        去开门的自然是季染,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她院子里面那几个保镖,季染对他们还不算认识,但是在自己院子里面看到过,算是眼熟。



        “你们怎么在这儿?”



        怎么在这儿?几个人深吸一口气,是天知道,他们从王府花园里面出来的时候就把大小姐给跟丢了,接着就是去查外面道路上的监控,这才跟着找到了季染的方向跟了过来。



        可是这话谁敢说。



        这一队的保镖队长开口:“大小姐,保护你是我们的职责。上一次,你在古巷这边被绑架,我们很担心,所以不敢在外面你车子旁边等着,就着急过来了。”



        季染深吸一口气:“我没事。我这边没事,你们在外面等我吧。”



        宋家这院子并不大,她这四个保镖要是进来的话,也实在是显得有些拥挤。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进来的话,也实在是太影响她学东西了。



        保镖点点头,一个手势,带着手下后退到门外远一点的地方。



        他们都很擅长远距离的跟着保护。



        季染重新关上门,回到老爷子面前。



        “小染,这些人……”



        季染:“都是家里安排的保镖,上次我在这里出了一点点小事故。”



        老爷子想了想,倒是想起最早有一次,他这里的院子门被敲响了。



        他去开门的时候,外面也没有人。



        也就是那一次之后,他这破门,才会被季染再一次的敲响。



        平日里,他这破门,谁会来敲啊。



        他枯守在这个院子里面,也多少年了,一直以来都无人问津的。



        也曾经想过,或许有一天,他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他也想好了,就死在这里,把这间老房子,当做是他的坟墓。



        反正他的心,早就已经埋葬于此了。



        却不想,一声敲门声,季染就这么闯了进来,带着失踪多年宋青竹的‘原谅’而来,让他彻底死掉的心,又稍微活了过来。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把这一身的本事,交给季染,或许就是老天爷让他活到这一天的理由吧。



        收了季染做徒弟,这一身本事,自然是倾囊相授了。



        “有这些人跟着,看来,你的家里也是非富即贵,将来要做研究,也不会短缺了经费。小染啊,你推着我进去,趁着你来了,先把我这里的资料拿回去看。



        师傅没多少时间了,你尽量看的快一点,看完之后,师父再教你真本事。”



        季染点头:“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推着老爷子的轮椅,他指着方向,季染就推着他前行,直到在最深处的那个房间里门前停下来。



        老爷子说:“房间右下角的一个箱子,你连箱子一起带回去研究吧,等你看完之后再来找我。你能看懂多少,领悟到多少,自己记录清楚。不清楚的地方,我会教你。”



        季染点点头,按照老爷子说的,开门,进门开灯,季染诧异了一下。



        “师父,周景年派过来的人,也帮忙打扫了这个房间吗?”



        老爷子:“除了我和你,这个房间,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进去过了。”



        季染更惊讶了。



        第一次来这个院子的时候,她很清楚这里面有多杂乱,到处都是灰尘,老爷子似乎几年都没有打扫过似的。



        他似乎也不怎么在房子里面动弹,生活痕迹都很少。



        一个连自己生活的房子都不打扫整理的人,却把这个放资料的小房间,整理的一尘不染。



        大概因为老爷子坐轮椅,所以房间里面的架子都很矮,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十分的方便拿取和打扫整理。



        “师父,是这个箱子吧?”



        季染把箱子拿出来,打开来看。



        老爷子点点头:“是这个,拿走吧。我今天也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老爷子的身体确实是不怎么样,季染有些担心。



        “师父,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或者疗养院也行啊。”



        治疗的话,情况怎么都会比现在更好吧?



        老爷子却只是摇摇头:“师父这身体,大罗金仙也回天无力。所以小染啊,你要抓紧师父还活着的时间,多学点东西啊。



        师父怕自己死了,这一身本事,你还没有完全学去,那样的话,师父会带着遗憾走的。”



        季染心下微微疼了一下。



        “师父,为什么把自己的身体拖到这种程度呢?你明明可以早点……”



        “小染,你该回去了。外面还有那些人守着,别让人久等了。师父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去吧,把资料带回去看,如果有什么看不懂的,我给你一张名片,你也可以去找他,就说你是我徒弟,他会帮你的。”



        老爷子拿了一个小盒子,翻找了一番,从里面拿了一张看上去已经很旧的名片递到季染手上。



        季染只是看了一眼,立马蹭一下站了起来。



        “是他?”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