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师兄

        \\虽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是也并不是真要每天都见的。



        特别是现在,季染实在是有些忙。



        她明天一大早,就要去找名片上的那位教授,还真的是没有时间留出来陪周景年一起吃早餐的。



        “咳咳……那个、周先生,明天早上,可能我没有时间陪你一起吃早餐啊。我这边看资料有许多的问题,明天一早就要去找一位教授帮忙给我解答。”



        这倒是出乎周景年的意料,本来还想要分点时间出来陪陪自己的小妻子,以免回头被埋怨他不关心她的生活。



        结果哪儿想到,她根本就忙的分不出时间来给他。



        到底是谁没时间陪谁啊?



        季染都说没时间陪了,周景年也只能作罢。



        两人通话到季染在床上睡着,周景年才在视频电话那头说了一声‘晚安’,挂了电话之后,也进入睡梦之中。



        被爱着的一天,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季染连早餐都没顾得上去吃,随便拿了点面包就开车出门了。



        车上只有一个昨天晚上她整理好的笔记本,上面全都是她自己看资料有问题的地方。



        老爷子都给她名片了,她自然是去见见那位教授。



        提前给教授打了电话,也说明了她是宋元明老爷子的徒弟,那边让她直接去a大。



        出发去a大的路上,季染还想起自己前世在a大读了一年医学,之后就被送出国了,都没机会见上这位教授。



        这一次,时间倒是刚刚好,时间线重合了。



        季染出门,身边还是跟了好几个保镖。



        车子进学校的时候,季染却严肃的把人给拦了下来。



        “这里是学校,很安全,麻烦大家在校外等我就行了,不要一直跟着,好吗?”



        几个保镖也是知道分寸的,a大确实还是很安全的。



        他们这样穿着统一服饰,跟在季染身后进去的话,确实好像也不太合适的样子。



        于是几个人就在外面等着。



        提前联系过,季染就直接往医学院去了。



        虽然离开a大一年了,但是医学院她还是很熟悉的。



        顺着过去,看了看时间,那位宁教授刚好正在上课,季染悄悄从后门溜进去,坐在后排听了半节课。



        等下课之后,宁教授的目光就往季染这边看来了。



        刚才季染溜进来的时候,他看到了。



        季染走上前:“宁教授,我就是之前联系过你的季染,宋元明老爷子的徒弟。”



        报上身份,宁教授认真的打量了季染一番。



        “没想到,他老人家还健在,竟然还会再收徒。季同学,你能带我去见见你师父吗?”



        季染:“……”这个问题就比较为难人了。



        “宁教授,这个我恐怕需要先问问我师父。不过你放心,等我下次和师父见面的时候,一定会记得问他的。”



        宁教授看着季染:“你和宁教授,除了见面,没有别的联系方式吗?”



        很显然,是的。



        老爷子那个旧宅里面,确实也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没有座机,没有手机,没办法联系。



        季染尴尬一笑。



        宁教授也不是不知道,那位老人家的性格是如何的古怪。



        “好吧,希望季同学你能记住跟老爷子提一句。”



        “宁教授,我看我师父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可能就算是提了,也未必能见。”



        宁教授:“油尽灯枯?”



        季染很意外,宁教授竟然连她师父的身体状况都知道。



        默默点了点头,多少带点忧伤。



        宁教授:“你说你看的那份资料里面有很多东西不懂,都详细记录下来了吗?我看看。”



        季染把带过来的笔记本展开给宁教授看,宁教授大致浏览了一遍之后,合上了笔记本递给季染。



        “季同学,我带你去我实验室吧,我把这两个医学实验亲自做一遍给你看。”



        前世她高攀不起的大教授,现在说要带她去,亲自演示给她看?



        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好啊。谢谢宁教授。”



        宁教授在a大的实验室,是特批的,实验室最大,资源也最好,一切他所需的,都是最高标准的提供。



        上一世,季染连宁教授实验室的门都摸不到。



        她那时候才读大一,就算是成绩优异,拿全额奖学金。上面也还有师兄师姐们,根本就轮不上她这个菜鸟。



        于是,跟着宁教授来到实验室,再亲眼看着宁教授操作,季染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



        不愧是国际上都认可的大教书,整个实验坐下来,甚至都不需要多解释教学什么的,季染就能看明白。



        等他演示完了,季染的所有困惑和不解也都全明白了。



        同时,宁大教授也很震惊季染竟然只看了一遍就全都明白了。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老爷子最后的关门弟子会是你了,季同学,前途不可限量啊。”



        “谢谢宁教授,这些难题困扰我一天了,谢谢你帮我解惑,也谢谢你的夸奖。”



        宁教授:“其实,你不必叫我宁教授这么客气,你可以叫我师兄。”



        季染:“啊?”



        不合适吧?



        不对,不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宁教授也是老爷子的徒弟?



        季染一脸好奇,宁教授点了点头:“你师父也是我师父,除了我,他也还有其他几个徒弟,只不过后来出了些事情,他一概不认我们了。



        我也很意外,他竟然还会再收徒弟,可见你有慧根,他是想要把自己一生所学全都教给你,以免带走,可惜了。”



        还真是师徒啊,难怪连老爷子的动机都这么了解。



        随后,宁教授又补充了一句:“他老人家还是不可能就医吗?”



        季染摇了摇头:“不肯,怎么说都不愿意去医院。我能为他调动京都城最好的医疗资源,可他就是不肯去。”



        “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很显然,宁教授知道的多。



        季染想问问原因,但是是看宁教授并不太愿意提起的样子,她还是没再问。



        道谢感谢后,季染就要走了。



        宁教授知道,老爷子的身体已经恶化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季染应该是还会继续找他帮忙的。



        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没办法好好的教季染,而她一个人学的话,肯定是撑不到老爷子去世之前学完他所有的本事。



        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学更多东西,季染也需要外力。



        “记得下次来的时候,叫我师兄。”



        季染点头:“嗯。”



        从a大出来,她的几位保镖果然还等在那边。



        其实自从王府花园的宴会之后,季染就已经很火了。



        不单单是京大那边的学生都知道她,a大这边更是,毕竟她之前在a大还上过一年的学。



        这边季染的车子刚开走,后面都还有不少a大的学生对着她的车子拍照。



        一部人看到季染的车之后,羡慕不已,毕竟也是大部分学生都开不起的。



        也有一部分人觉得,以既然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开这样一辆两百多万的跑车实在是低调。



        毕竟,和王府花园比起来,开什么都算是低调了,而且,她身边还有周家的人撑腰。



        哪怕是坐在轮椅上的周景年,那也是周家人,是其他人不可仰望的存在。



        季染直接开车回家,然后又一头扎进了书房,午餐依旧是佣人送进了她的房间吃的。



        晚餐的时候,方茹亲自过来敲门。



        “乖女儿,你哥哥们都回来了,晚餐就和大家一起吃吧。你也可以把周景年叫过来一起吃个饭,你们也两天都没见了是不是?”



        为了哄着女儿出来吃饭,方茹连周景年都搬出来了。



        季染本来还真没打算出去吃饭的,我只想要抓紧时间,赶紧把这堆资料彻底的吃透。



        宁教授都已经帮她把难点解开了,只需要多一点的时间,她就可以把这部分的资料全部都吃透。



        现在对于她来说,时间太重要。



        可是想到周景年跟她约了今天吃早餐,她也都没时间,中午自己在书房里面随便胡乱的填饱肚子,晚上的时间正如亲妈所建议的一样,她是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时间的。



        季染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啊,妈妈,你帮我准备几道周景年喜欢吃的菜,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方茹叹气,果然是已经能嫁人的女儿啊。



        心里装的,都是男人。



        无奈,却也只能答应着:“好,知道了。”



        能让宝贝女儿出来吃饭就行了,别的、不重要!



        季染给周景年去了电话,铃声响了好久都没有被接通。



        “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季染这边忙着,也不知道周景年那边到底在忙什么,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回去看看。



        放下手机没在管,反正周先生看到她的未接电话,也会第一时间就打过来的。



        第一时间再次投入到资料中,没过多久周景年的电话果然就打过来了。



        “周先生,晚上有时间来王府花园吃晚饭吗?妈妈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我们也有两天没见了哦。”



        季染接通电话之后的声音都是轻快的。



        周景年的声音倒是带着几分疲倦,但还是很快就答应:“好,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



        夫妻两人现在的情况就是不得不分开住,好不容易才勉强团聚一下。



        “好,那我先继续看资料了。”



        季染放手机之前,忽然想起之前那件事情,她找的那条线,本来已经有了一些消息,后面无缘无故又断掉了。



        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线索,不得不说,这些罪犯是真的狡猾。



        找不到线索,现在就只能先学东西了。



        她的周先生,还没能站起来呢。



        而且,她还在思考一个问题,老爷子医术了得,虽然是能医不自医,可是如果她能学到老爷子的那些本事,是不是也可以帮老爷子减轻痛苦?



        亦或者是,延长一些老爷子的生命?



        有这样的目标,季染学起来也更加有动力了。



        周景年是在晚饭前半个小时到王府花园的,没有先去跟季彧安和方茹打招呼,而是先去找了季染。



        季染书房里,周景年看着满地的资料:“要不要让人进来收拾一下?”



        季染抬头看到周景年:“周先生,你来了?别动别动,我自己来收拾。她们收拾后是肯定给我弄乱了我不方便翻找的。”



        周景年看季染忙的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倒是很放松。



        季染快速走过来,把地上散落的资料捡起来重叠在一起放着。



        然后来到周景年的轮椅前面蹲下来,手撑在周景年的双腿上:“怎么打电话给你都没接呢?在忙什么?”



        周景年确实是比较忙,不过,还是温柔的摸了摸季染的头:“老爷子不死心,从外面找了医生过来,又帮我看了看腿。”



        季染一下子严肃起来:“情况怎么样?”



        “腿没有问题,是毒的问题。医生束手无措,没办法。”



        季染眼神黯淡了一瞬,不过再抬头看周景年的时候,她还是笑着的。



        “没关系,不着急的,既然可以是被下毒,就一定可以有解毒的方式。周先生,我都不着急的,可以慢慢等。我们一定会找到解毒的办法,你也一定可以站起来。”



        周景年点点头,他轻轻的摸了摸季染的头,温柔的撩开她的头发,手心轻轻蹭着季染的脸。



        季染也偏着头,让自己的脸紧紧的蹭在周景年的手中。



        “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没关系的。”



        “我今天去了一趟a大,见到了宁教授,你知道吗,我高考选择a大就是因为听说宁教授会去a大任教。结果,当时我去了a大,却连见都没见到过宁教授。



        一方面是时间对不上,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还不够资格。



        没想到,宁教授竟然会是师父的徒弟之一,他让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要再叫宁教授,要叫师兄。这件事情放在之前,我真的想都不敢想的。”



        周景年:“你开心就好,如果累,就停下来休息休息,不要把自己逼的太紧了。”



        季染点头:“不会的,这点强度,不在话下,放心吧周先生。”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