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什么时候能留宿呢

        王府花园的晚餐,马克今天也是格外上心的。



        这可不只是一顿简单的晚餐,方茹是嘱咐了好几遍的,季染最近忙,都没时间好好吃饭,饮食方面也是格外需要注意的。



        加上周景年也要来,就更加不能轻慢对待了。



        晚餐桌上,一家人坐下来之后,季淮隐往季染这边靠了靠。



        “小妹,你那个同学怎么回事啊,自从上次家宴拿到我私人手机号之后,每天都出卖我行程,她是不是把我当摇钱树了?”



        季染想起上次高书妤拿到了季淮隐的联系电话,不过后来她也不知道高书妤会不会有胆子经常联系自己的偶像啊。



        毕竟,季染感觉高书妤心态还是很端正的,就是正经粉丝。



        可这一听,多少有点儿不正经粉丝的味道了。



        季染咳咳:“那个,三哥啊,手机号呢是你自己给的。我可没逼你啊,还有,你的行程怎么高书妤也知道啊?”



        连她这个亲妹妹都不知道的行程,高书妤清楚?



        季淮隐皱眉:“她聪明啊,她加了我私人微信,看看朋友圈,在看看网上流出的行程。她甚至比我经纪人都还要了解我的公开或者私人行程。你说,你这个同学,她到底是学什么专业的?狗仔?还是新闻?”



        季染扶额:“三哥,你自己不注重隐私就不要怪别人嘛。高书妤学经济管理的,将来应该是要接手她们家的生意。”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什么呢?”



        季淮书都已经听到了,这两人声音还挺大。



        父母都过来落座了,还单独讲小秘密。



        “大哥,三哥在抱怨,行程被泄露,不过这事儿也怪不了别人,是他自己不注重保护自己隐私的。”



        季淮书:“你三哥是娱乐圈的人,他还能有什么隐私吗?”



        季淮南也跟着接了一句:“我们家向来家风低调,你三哥非要进娱乐圈,就怕他连累家人,还好意思说什么行程泄露。



        他泄露自己的行程没问题,要是泄露了家里人……”



        说到这里,季淮南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反而是眼神带着警告意味的看着季淮隐。



        季淮隐闭嘴不说话,这个家里面啊,他是家庭地位最低的那个。



        少说少错,保命要紧!



        “聊得这么热闹呢,怎么周女婿看上去有些疲惫的样子,这两天忙什么呢?”



        方茹见这边氛围还不错,走过来的时候,目光扫过周景年,却看到他是所有人中看上去最困倦的那个。



        周景年礼貌笑了笑:“就是寻常家务事,趁着染染最近在家里住,我那边也正好收拾一下,婚后总是要住在一起的,就想让她住的更舒服一些。”



        周家别墅那边,周景年确实是在准备婚后季染入住能够更舒服。



        不过,这两天,他也不止是在忙这件事情。



        也还有别的许多事情在忙着。



        只是不太方便透露太多。



        一听周景年在准备婚房,季家也知道,迟早季染肯定是要正式的嫁过去。



        婚礼之后,总不能还让季染住在娘家吧。就算是住,只怕也是偶尔了。



        周家那个别墅群,其实也很奢侈豪华,周景年住的那栋别墅,也是其中最好的一栋。



        很适合婚后小两口住的,条件成熟,佣人也都是周家用了很多年,非常周到细致。



        季家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季染婚后和周景年住在一起一定是会生活的很舒服的。



        可,内心就是不舍得。



        她们找回季染本就没多长时间,在家里住不了半年,这婚期就提上日程了。



        怎么能不心疼呢?



        季彧安眼神不善的瞥了周景年一眼,很明显的对这小子不满意。



        哪壶不开提哪壶嘛这不是。



        周景年也是比较难,她也不能说自己在忙别的事情,只能拿这件事情说话了。



        方茹倒是在这件事情上面显得大度多了。



        “周家别墅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还是辛苦了周女婿了。”



        晚饭后。



        季彧安不爽的拉着方茹在夫妻两人的房间里面说话。



        “老婆,你怎么都已经叫那瘸子周女婿了?”



        方茹:“怎么,结婚证都领了,你还能不承认这个女婿啊?还有啊,以后可不许一口一个瘸子的叫人家,什么瘸子,周女婿的腿一直都好好的。女儿都说了,那只是中毒了,以后一定能找到方法解毒的。到时候,咱们周女婿就能站起来了。”



        季彧安傲娇冷漠的哼唧一声:“哼……站起来也改变不了他现在就是坐在轮椅上的事实。狗东西,打我女儿的主意,还趁着我们没有找到女儿之前,就先把女儿的心给摘走了。”



        这事儿,季彧安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呢。



        以至于看到周景年都烦。



        怎么看怎么烦。



        方茹其实能够理解季彧安的这份心情的。



        没办法,眼前这炸毛的丈夫,也只能自己出马安抚安抚了。



        “好了好了,这么点小事情,还要跟孩子们计较吗?就算染染从小就在我们的身边长大,难道就没有这一天吗?



        同样还是会遇到一个男人,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小家庭的。总不能,我们一直将还在禁锢在身边吧?



        其实想想,如果有别的人,还不如那个人就是周景年。



        我就觉得,周景年其实挺好的。



        除了坐在轮椅上这一点不如人意的,其他方面都很好啊。



        虽然也比咱们女儿大几岁,但是他多体贴,又能包容,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周景年在方茹眼里,如今已然有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那意味了。



        就是季彧安,依旧看周景年觉得他烦,碍眼。



        特别是他那个全球都没几辆的高科技轮椅,更是碍眼。



        干嘛啊,普通轮椅不能坐是不是?非要整那么一个拉风的,招人目光,也找人非议。说不定,连自己女儿也会被人非议呢,这还不足以让他觉得看到周景年就很烦吗?



        “迟早给他踢出家门,还周女婿,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方茹:“……”



        无奈摇摇头,看样子,有些苦,还是得周景年自己吃才行啊。



        她这也是爱莫能助呢!



        季染房间里,周景年把人揉进自己怀中,狠狠的亲昵了一番,然而就已经到了季家给两人设定的门禁时间了。



        门外的敲门声,让周景年不得不结束这个吻。



        “唔,周先生,要什么时候能留宿啊?”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