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流浪的日子

        吴媛媛也不习惯去猜测那么多,直接面带笑容的走向季染



        “听说染妹妹出去了,没想到我刚才看到你的车进来,就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回来了。出去玩了吗?”



        季染:“去我师父那边,拿点资料回来学习。”



        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吴媛媛那么聪明,她回来之后,肯定是已经打听清楚了自己最近的动态的。



        甚至于,她毕竟是在这个家里面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人,就算是人在国外,应该也是对家里面的事情了如指掌的。



        毕竟,她本人也是比较会为人处世,在这王府花园里面,肯定是有人愿意把家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的。



        季染对此,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吴媛媛知道季染最近对开公司有兴趣,但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她在学医术。



        “听说染妹妹拜师学医,怎么不跟着大哥学呢?大哥在京大资源丰富,各种项目随便拿,染妹妹有兴趣的话,可以让大哥带你啊。而且到时候毕业还能拿到京大的学历,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吴媛媛对于自己的学历,那是非常自信的。



        不过她也很意外,身为如此豪门的千金小姐,季染似乎对学历一事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可吴媛媛仔细想想也觉得,季染不放在心上,也是有她的底气的。



        季家这样的门楣,多少人想要高攀都高攀不上呢。



        季染无论是什么学历,都不会在这个圈子里面受到任何歧视。



        反而因为她独特的身份,还会被人众星捧月一样的捧在手里。



        想明白,吴媛媛又有些难过,因为她没有这样的资本,所以,必须拼搏。



        她必须要足够优秀,才配得上自己拥有的这一切,才能够继续挤在季家的这个大家庭里面,才能融入进来。



        季染是曾经作为假千金被赶出过家门的人,所以她在对吴媛媛的态度上,也是格外的注重保护她的感受了。



        但是此刻,吴媛媛说的这些话,季染还是没注意到她的情绪。



        她只是就事论事的回答:“大哥研究的方向和我学的方向是不一样的,他没办法教我什么。”



        季染的回答,也算是诚意十足,并没有任何的敷衍吴媛媛。



        话是很平常的话,可是落到吴媛媛的耳朵里,还是有些刺耳的。



        吴媛媛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那京大呢,也算是一流的大学,以大哥和家里的能力,你只要想去,随时都可以进去的,你也不考虑考虑吗?”



        季染:“我学传统中医,都是拜师学艺,学校上课,只会影响是我学东西的速度。”



        吴媛媛对于季染的选择还是很纳闷的,不是欢说她最近在考虑创业开公司吗?



        怎么感觉好像主业却是学医?



        这不是很冲突吗?



        忍不住吴媛媛就问出口了:“染妹妹,我听爸爸妈妈说,你是要开公司了?”



        季染依旧无所隐瞒:“嗯,和朋友一起开,爸妈和哥哥都可以辅助帮忙,不用我费多大力气。”



        佣人泡了茶送过来,季染虽然很赶时间,但还是陪着吴媛媛说话。



        毕竟,人家也是刚刚从外国回来,一口一个染妹妹的叫着,季染作为后进这个家门却身份又确实是高出了一截的真千金,曾经自己淋过雨,也想给别人撑把伞。



        至少,她是愿意给吴媛媛撑把伞的。



        毕竟,前世,她见过太多走投无路的人,最后落得一个极为凄惨的下场。



        吴媛媛怎么说,也是爸妈养大的女孩,季染不忍伤害她。



        可是季染如此寻常的话,落到吴媛媛的耳朵里,也就还是无比刺耳的。



        季染想要的东西,就是如此的唾手可得。



        而吴媛媛如果毕业想回来,可能也只是进公司去实习,去锻炼。



        想要自己创业的话,难度是相当高的。



        毕竟,她只是养女,并非是季家亲生女儿,信托里面专属的那笔创业资金,她是没有的。



        当然,也有可能季彧安和方茹疼爱她,她说创业的话,也有可能会给她一笔钱。



        在这点上,吴媛媛还是有那么一些信心的。



        可也仅限于此了。



        她很清楚,就这唯一一次的机会,她是不可以失败的。



        失败会代表着她能力不足,能力不足,季家可以养着她,但是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让她去创业。



        如此珍贵的机会,吴媛媛都不敢浪费。



        可季染就不一样了,她有信托里面专门配置的一笔资金,并且这笔资金不在少数。



        她可以随意的创业,试错、甚至哪怕是挥霍。



        总之就是,这是她没办法比的。



        吴媛媛没说话,季染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跟她说点什么。



        “你在国外,习惯吗?”



        吴媛媛一下子怔神,季染只能主动找话题了。



        季染也在国外待过一年,所以,找共同话题,也就只能从这里打开话题。



        吴媛媛回过神来,低头喝水掩饰了一下脸上的尴尬表情。



        “我其实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经常带我去国外适应环境了。后来出去读书也就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听说你之前也在国外待了一年,你习惯吗?”



        季染笑了笑:“我,流浪了一年,上学,打工,然后继续流浪。和普通的留学生,没办法比。”



        吴媛媛看着季染,她是没明白,为什么是季染可以如此坦然的把流浪都讲出来。



        季染若无其事,似乎全然没把流浪当回事一样。



        吴媛媛:“流浪?是真的流浪吗?我理解的那种?”



        毕竟,吴媛媛也是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对于流浪汉,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所以,当季染说她在国外流浪,吴媛媛能想得到的流浪的概念就是那样。



        季染:“当然是真的流浪了,我当时是被赶出家门的,那会儿,连我一点点积蓄都被他们没收了,所以出去之后,就只能流浪加打工。



        好在,打工的地方,老板娘偶尔还会收留我。”



        吴媛媛脸上的表情实在是丰富,她是真的没想到,季染可以把这样的事情都随便讲给她听。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