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卧龙凤雏

        t}大概季染身边的每个人第一次见到周景年的时候,都会怀疑一点,那就是以她的身份和地位,何必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季家有那样的社会地位,有那样的资源,季染这位季家唯一的千金,足以配得上全世界最顶尖那部分的二代或是三代。



        可结果,她偏偏选了一个周景年。



        虽然周家在京都城的地位也并不低,可他也不是周家的掌权人,甚至于周氏集团的总裁都是周齐安。



        若木刚来的时候,也不能理解,虽然到现在他也还有些不太理解。



        但是不难看得出来,季染和周景年是真爱无疑。



        既然是真爱,做不做轮椅的,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毕竟季染自己都不在意这一点。



        周景年过来季家这边吃饭,顺便认识风冽。



        没想到,他才待了一会儿,外面就有人过来告诉季染:“大小姐,周家小少爷和小小姐到了。”



        “周齐安和周欣悦,他们怎么过来了?”



        说起来,今天开业,季染都没看到这两位。



        平时,这两人也是非常爱凑热闹的人,今天没有出现,实在是有些是怪异了。



        周景年:“还能为什么,听说我来了,过来蹭饭的。”



        “她们两个最近很忙吗?好像最近我见到他们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周景年眼神略微躲闪了一下,躲开之后才开口:“周齐安身为集团总裁,平日忙是应该的。至于周欣悦,她马上也要毕业了,也该适应一下实习的生活。周齐安那边工作比较忙,家族的意见就是,等她毕业之后直接进公司帮周齐安。”



        季染:“周欣悦她愿意吗?看上去好像,她志不在此的样子。”



        周景年也很为难,但这已经是最优选择了。



        “她读书不成样子,绩点稀烂,就算是做别的工作,她也未必能够胜任。自家公司,让她进去练练手,就算是有什么失误,也还有我……我侄儿周齐安不是还在吗?”



        季染点点头,觉得周景年说的也有道理。



        但是转念一想,季染就觉得这话本身就有问题。



        开什么玩笑呢?



        周氏集团那样一艘巨舰,就是拿来给周家后辈们练手玩的吗?



        这玩的,是不是有点儿太高端了?万一出个什么错误,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季染看着周景年:“周先生,我怎么觉得,你们家族多少有点儿特别啊?其他人都各自创业吗,在谋生和事业上独立自主。这样被称之为有出息,周齐安身为周氏集团总裁,在你们眼里反而是被视为没出息。



        现在,你说周欣悦绩点稀烂,却要她进公司打理公司。



        周氏集团难道还不如大家自主创业的那些公司吗?”



        周景年:“这……有周齐安看着,出不了大问题。”



        季染:“小问题呢?”



        季染的追问,周景年目光都要躲闪到院子外面了。



        好在这时候,外面两位已经进来了。



        “小婶婶,二叔。”



        周欣悦是很高兴能来季家蹭饭的。



        周景年虽然不爱带他们一起来,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因为周齐安和周欣悦活泼的性格,每次他们两人一来,季彧安和方茹的态度倒是非常好。



        好到甚至对周景年都宽容了许多。



        所以,这也是周景年并不会厌烦他们自己来的原因。



        毕竟,两个小废物多少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至少还是很会讨人开心的。



        季染的注意力被转移过来,也没有继续追问周景年。



        周景年在季染目光转过去之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老婆问题有点儿多,差点儿就暴露了。



        那点事,原本他也没打算就要瞒着的。可问题是,一开始没告诉季染,后面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像现在解释起来的话,也比较麻烦。



        麻烦的话,就暂时……先不解释了。



        “最近忙什么呢,都好多天没出现了。”



        两活宝在的时候,季染总觉得气氛是无比轻松的。



        不过这对卧龙凤雏最近像是真的很忙。



        周欣悦一脸委屈的往周景年那边看了一眼。



        天知道,她最近是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小婶婶,你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马上就要毕业了,学习方面还要女娲补天。除了学习,还要在集团公司实习,除了实习,还有各种生意上的事情都要学习。我也太难了,简直就要崩溃了。”



        季染表示,学习这个事情,她也是爱莫能助的。



        毕竟,按照正常时间来算的话,她现在也才不过是读大二的年纪,周欣悦比她大一两岁呢。



        绩点再怎么差,也比她强多了。



        “不是,这学就非上不可吗?都这么忙了,有点儿太过压榨人了。”



        怎么说,周欣悦也是名副其实的富三代了。



        家里面所有人都是成功的,她混吃等死也是有资格的。怎么还非要让人家必须成材呢?



        这多少有点儿强人所难的感觉。



        周欣悦忽然目光一转,就看向了周景年那边。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都是迫不得已!



        不过,这话周欣悦也就只敢想想。说,那是绝对一个字不敢说的。



        周齐安在旁边帮忙打圆场:“这学嘛,还是要上的。马上这不就要毕业了吗?毕业了就功德圆满了。真要是没能毕业的话,就怕以后走出去,自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周家人。”



        毕竟,他都已经那么废物了,好歹也是正经毕业的。



        周欣悦是绝对不允许开这个先河的。



        只是,周齐安这话一说,季染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眼。



        反问了一句:“是吗?一定要上学吗?一定要毕业吗?辍学的可以吗?”



        比如,她自己!



        周齐安立马反应过来这件事情。



        于是立马找补起来:“小婶婶,你不一样。”



        你是我们家里最特别的存在。



        周景年:“行了,你可以不用说话了。下次也别说了,如更不是还需要你在关键时候说话,都可以让你小婶婶给你配一副哑药了。”



        平时情商挺高的,关键时刻,掉链子,没用!



        周欣悦有些同情的看了周齐安一眼,好家伙,这都敢接话,真是活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