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性格怪异

        好像季染不做一些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都难。



        连那种给陌生人打几千万创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别的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风冽觉得,无论季染做什么,她都不会奇怪。



        只是,人都散了,她还是忍不住问:“季染,你的招数,和我好像啊,你是跟谁学的?到底学了多少年啊?”



        季染很想跟风冽说,她功夫的启蒙就是风冽。



        可是,她重活一世,这话实在是没办法跟风冽解释。



        想了想,只能笑着打哈哈:“可能,这就是缘分吧。不然,你说我在梦里怎么可能会梦见你呢?还刚好就梦见了你的窘迫以及你的银行卡账号。”



        说完,季染就想赶紧回房间。



        结果却被风冽一把给拉住了:“银行卡号也是梦到的?不对啊,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



        季染:“啊?那我上次怎么说的?哎呀,怎么都这个点了,我好困啊,你困吗?要不然,先休息,明天再说吧。”



        说着,季染轻轻推开风冽的手,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关上房间门,确定风冽不会过来敲门继续跟她追问这个问题,她才敢放心的去洗漱,准备休息。



        下次得想办法记住了自己到底是怎么说的,不然说漏嘴了,这事儿还真是不好交代呢。



        风冽站在外面院子里,无奈的摇摇头。



        她是真搞不懂,季染给她和若木钱的这个操作。可是,眼下安稳踏实的生活,还有公司的股份,以及她实实在在拿到手的钱,都不是假的。



        风冽又安心下来。



        哪有骗子会像季染这样,把人请到自己家里面住着。



        而且还是世界有名的富豪家中。



        该担心的,好像都不是她,而是季染才对。



        季染都如此信任她,风冽觉得,好像有些事情也未必非要追究的那么清楚明白。



        这边,风冽也回房间了。



        可另一边,除了季彧安和方茹无心睡眠之外,吴媛媛那边也叫了一个身手很好的保镖过去问话。



        分析了一波之后,吴媛媛发现,季染身上有越来越多的疑点。



        “刘妈,你说爸妈真的没有认错女儿的可能性吗?她会的东西,是不是太奇怪了?分明连资料上都没有查到的东西,连原来养她的爸妈都不知道的东西,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刘妈也是觉得很奇怪,只是,奇怪归奇怪,季染是季家血脉这件事情,绝对假不了。



        “亲子鉴定,是当面做的,先生和太太对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视的。大小姐,这里一定不会有错的。咱们就别怀疑这个了,我觉得,只要好好相处,大小姐你无论是身份地位,或者是别的利益,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



        “怎么可能不受到影响?我现在就已经受到影响了,你明白吗?



        季染现在在这个家里面是什么样的待遇,我又是什么样的待遇。过几天,我就该回学校拿毕业证书了。可是爸妈那边什么话都没说,刘妈,你还记得吗,当年我去考上的时候,他们还说,等我毕业的时候,全家都陪我一起去参加我的毕业典礼。现在,只怕他们早就已经忘了吧?”



        刘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并且这事儿吧,她是觉得,就算是季染没回这个家里,也有可能先生和太太都忘了这件事情。



        毕竟,在外人看来,吴媛媛确实是考上了一所很厉害的学校。



        可是,这个家里面,厉害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读书这方面,季淮书就无人能够超越。



        季淮南就更不用说了,继承人教育阶段,也是同龄人中绝无仅有的优秀。



        就是不怎么喜欢读书的季淮隐,学历也都是很能打的。



        唯独季染,像个异类。



        但是吴媛媛这个,确实也不算多厉害。



        季彧安和方茹就算是真忘了当初说的话,也算正常。



        可这事儿刘妈心里面明白,却是不太好说出口啊。



        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大小姐,可能先生和夫人未必会忘记,你先别担心了。时间按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刘妈想着,要不回头,她去稍微提醒一下先生或者夫人,探探口风吧。



        但是刘妈心里面也清楚,无论是先生还是夫人,夫妻两人最近守着季染,就不是很想离开的样子,让他们特地飞一趟国外去参加毕业典礼,可能还是会觉得有些无聊。



        甚至于,可能会觉得不值得。



        原来,吴媛媛的担心,也并非是空穴来风,连她这个做佣人的都觉得,吴媛媛在先生和夫人面前不受重视是应该的。



        毕竟,吴媛媛只是养女。



        而季染才是亲生的女儿,这待遇,自然应该是不一样的。



        吴媛媛去看秀的快乐心情,似乎在回来之后,也没维系多久,就戛然而止了。



        反而是她看了一圈秀回来之后,季染的生活,再一次变得让她羡慕而又嫉妒。



        季染自然不知道这些,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医这件事情上。



        而季彧安和方茹因为担心季染过去的成长以及未来的发展,还是单独的约了周景年见面。



        “你们想见宋元明老爷子?他住在古巷里,也是古巷唯一的钉子户,平常闭门谢客,多年都不怎么见外人。恐怕,我就是递消息过去,他也未必会答应见你们的。”



        季彧安:“他是染染的师父,我们是染染的父母。无论如何,上门拜访也是应该的。他会有什么顾虑,非不见我们呢?”



        方茹也忍不住问:“是啊,染染说,他老人家身体不好,我们想见见他,也是想着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周景年:“我已经安排了佣人在那边帮忙照顾宋老爷子了,他没有拒绝这个佣人,但是防备心很强。上次染染说她师兄也想见见老爷子,被老爷子拒绝了。”



        季彧安和方茹对视一眼之后,看着周景年:“这老爷子,性格有点儿奇怪啊。”



        方茹:“这样,周女婿,你先问问老爷子的意思。如果他愿意,咱们就见见,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